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演出时间:12.6-7 演出地点:国家大剧院·歌剧院 演出介…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演出时间:12.6-7

演出地点:国家大剧院·歌剧院

演出介绍:

革命先烈李白是“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历史上真实的李白充满传奇色彩,15岁入党,参加过长征,在上海整整12年负责上海党的地下组织与党中央秘密电台联络工作,工作环境十分险恶。1949年离上海解放仅有20天,听着解放军的隆隆炮声,李白被秘密杀害,年仅39岁。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以李白的真实故事为素材,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融入青春色彩、红色记忆、浪漫情怀、谍战氛围等艺术元素,通过舞剧的独特表现形式,对红色经典进行全新演绎,把石库门、里弄、报馆、旗袍裁缝店等老上海的城市特色细致入微地呈现于舞台,辅以高度凝练的舞剧叙事、唯美的意象表达和谍战的紧张悬念,切合当下审美,彰显真实人性,再现为我党民族解放事业而壮烈牺牲的、可歌可泣的英雄形象。

《永不消逝的电波》是一部“今天的80后关注上世纪的80后,通过创作感动当下的80后”的作品,用艺术的形式,向当下的广大观众特别是年轻一代,展示了革命先烈们的崇高信仰,以及为了党的革命事业牺牲自我的坚定信念,引导人们向以李白为代表的千千万万的英雄和革命先烈们致以崇高的敬意,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英雄!

《永不消逝的电波》历史原型李白:牺牲在了上海解放的最后时刻

《永不消逝的电波》最早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完成,讲述了中共地下党员“李侠”长期在敌占区潜伏并且牺牲的英勇事迹。截止今日,这部经典作品已经被数次翻拍,鼓舞和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其实,该片的主人公“李侠”就是根据革命烈士李白的事迹而创作的。尤其是,他在最后发报时的那句“同志们,永别了”,更是感动了无数的国人。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李白(1910年——1949年),湖南省浏阳人,长期从事谍报工作并在抗战期间利用无线电波架起了上海和延安之间的“空中桥梁”。解放前夕,他不幸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并且英勇就义,后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李白生于湖南的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全家生计都依赖于一个小小的家庭染房。在祖母和母亲都相继去世后,父亲只得关闭染房后外出打工,李白开始照顾几个比自己还年幼的弟妹。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为了改变家庭的窘境,李白在13岁时便跟着父亲外出打工。期间,他真切地体会到了穷人的苦难,逐渐萌生出了强烈的反抗意识,希望能推翻这个人吃人的社会。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终于开始了。面对此情此景,李白显得非常激动,认为这是中国脱离苦海的契机。不过,随着蒋介石和汪精卫等人相继背叛革命,中国又一次陷入了无休无止的内战当中。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1930年秋,李白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并且随部转战于赣南和闽西等地。由于头脑灵活和记忆惊人,李白被组织调往红军总部学习无线电侦讯技术,后调入红五军团担任电台的负责人。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长征期间,李白一直都身背无线电台负重前行,沿途还要冒着枪炮进行发报工作,出色完成了各项任务。抵达陕北后,他又投入到无线电技术的教学工作,为革命事业培养了许多的谍报人员。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全面抗战由此开始。为了敌后斗争的需要,身着西服的李白被组织派往上海,以商人的身份作为掩饰开始了地下工作,成功为我党架设起了一道空中桥梁。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为了进行长期的潜伏,组织委派一名女同志与李白以夫妻的身份进行地下工作。对于这个“挂名丈夫”,裘慧英在初次见面时就非常的失望,因为她看到的只是一个资产阶级气息浓厚的商人。据裘慧英在回忆中介绍: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等见到接头的人时,我就大失所望。因为,站在我面前的人穿着长袍、戴着眼镜,清秀的脸庞却带着几分神秘色彩,我看不惯!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夜上海(上海歌舞团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

由于缺乏对敌潜伏经验,在裘慧英原先的认识中,无畏的革命者应该是棱角分明的热血男儿,而不是这个“资本家”。为此,她甚至还请求组织重新为自己分配任务,最后才不情不愿地接受了这位“丈夫”。

在裘慧英第一次进入住所时,李白正在家中看书,只给自己的“妻子”搬了一把椅子就自顾自地去工作了,显得特别不热情。不过,随着接触的增多,裘慧英发现李白虽然言语不多,但却是一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坚持让她睡床而自己睡在地板上。

对于工作,李白表现得非常谨慎和认真,丝毫没有半点懈怠之意。此时起,裘慧英不仅真正认识了自己的“丈夫”,而且越来越出色地扮演起了“妻子”的角色,两人成功得以在上海这样鱼龙混杂的十里洋场定居了下来。

为了将她培养成为合格的助手,李白开始不断对裘慧英进行无线电培训,手把手教授收发报的技术。久而久之,各自都在心底萌生了情愫,只是碍于所处的环境而没有表明。

1940年,经党组织的批准,李白和裘慧英正式结成了革命夫妻,终于从假夫妻变成了真夫妻。对他们而言,婚后的工作依然还是潜伏在上海从事无线电的收发工作,及时向延安传递最前线的情报。

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再不顾忌英美等国,开始公然占领了上海的租界区。自此开始,日军对租借内加紧了电台的侦稽工作,国民党、共产党以至于苏联和美国的情报部门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李白夫妻二人的处境更加艰险了。

1942年秋,他们像往常一样一个在阁楼上收发电报,一个在窗口和街道放哨。突然,一队日军士兵开始挨家挨户巡查,裘慧英立即按照约定暗号紧急拍门三下,李白迅速将发报机拆散并且分别隐藏在了地板下面,然后若无其事地接受日本宪兵的查抄。

最终,发报机的零部件还是被日军发现了,李白坚称自己只是做生意的租客而已,对地板下面的藏匿物并不知情。不过,夫妇二人还是被捕并且关押到了日军宪兵司令部的大牢,接受了一系列的严刑拷打。

为了首先撬开裘慧英的嘴,残忍的日军将她绑到了李白的对面,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受尽酷刑。面对日军的电刑、竹签、皮鞭和烙铁,李白数次昏厥了过去,但依然坚称自己并非抗日力量。

数轮审讯过后,李白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而裘慧英也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但是,二人还是按照既定的安排,始终没有招供并且承认自己的地下党身份。

几个月后,日军将裘慧英暂时释放,而将李白转移到了极司菲尔路的76号进行关押。所谓“76号”,其实就是大汉奸丁默邨和李士群在汪伪政府的特工总部所在地,专门对付国共两党的抗日爱国力量。

在这里,李白再一次接受了一轮又一轮的酷刑,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直到1943年6月,他在上海地下党的不懈营救下,终于以商人的身份被保释出狱,重新获得了自由。

李白出狱后,尽管身体遭受了严重摧残,但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和任务,立即询问裘慧英是否和党组织保持着联络。随后,他被组织派往浙江淳安工作,继续在暗中搜集日军的情报。

抗战胜利后,面对蒋介石政府的“假和平、真内战”行径,李白化名李静安再次返回了上海,以国际问题研究所技术人员的身份住进了上海黄渡路107弄6号。作为亲密爱人和工作助手,裘慧英也一同回到上海,二人继续从事地下工作,对象却从日军变成了国民党。

随着解放战争的不断进行,前线局势越来越明朗化,但国统区的情报工作却越来越艰难。作为白色统治的核心区域,上海历来就是最危险和最重要的情报战场,自然是两党争夺的重点。

在上海地下党的不懈努力下,李白将越来越多的战略情报和战术情报都源源不断地发往了中共中央,极大地保证了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指挥军事作战和进行政治攻势。由于成绩斐然,李白小组多次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和李克农等领导的嘉奖。

随着三大战役的相继胜利,长江以北地区已经基本实现了解放。同时,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已经消耗殆尽,在桂系李宗仁和白崇禧等人的逼迫下黯然下野,退回到了自己的奉化老家。

李宗仁成为代总统后,表面上开展了国共和谈,实则却希望“划长江而治”。对此,我党和我军在积极进行和平谈判的同时,也开始了渡江战役的准备工作。

在此期间,李白搞到了一份极其重要的军事情报,是关于国民党军队在上海的江防部署。由于情报非常的重要,李白在正式发报前特意提醒河北西柏坡注意接收。

不过,由于引进了美国的最新侦讯手段,军统已经大致锁定了李白的这部神秘电台。对此,已经有所警觉的李白立即安排自己的妻小火速转移,但自己却不顾安危,坚持留下来发送这份十万火急的电报。

果然,就在李白刚刚发报之时,住所已经被军统特务包围了。这一次,他没有停止发报,依然坚持将这份重要的江防计划发送完毕,最后还留下了自己的遗言:

同志们,永别了!

由于被“现场抓获”,这次的李白已经无可辩解,成为了板上钉钉的铁案。被捕后,尽管上海地下党进行了积极的营救,但却始终都是徒劳无用,李白被多次秘密转移关押的场所。

狱中的李白不再辩白,只是承认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但对于所有情报都守口如瓶。面对不断的严刑拷打,他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只是遗憾自己无缘得见即将到来的解放,即将建立的新中国。

为了最后争取他投降,军统安排了李白的妻子裘慧英带着孩子前来探视。说是探视,实际上也就是隔空遥望而已,李白通过唇语和手势等方法与妻子进行了最后的交流,诉说着最后的情意:

万一不能回去,你和孩子也可以和全国人民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了。天快亮了,不论生死,我都心里坦然了。

到了1949年5月,随着解放军成功渡江并且解放了南京,上海的局势也进入到了最后的时刻。处于困兽之斗的国民党,已经开始做好了撤离上海的准备,而关押在军统监狱的李白也感觉自己死期将至了。

5月7日晚,军统特务将李白等12名地下党员押到了位于浦东戚家庙以北的刑场,秘密进行了处决。对于他的死讯,党组织长期都不知情,依然还在竭力进行着营救。

1949年5月27日,在李白烈士英勇牺牲后的第20天,上海终于迎来了解放。作为隐蔽战线的领导人,李克农紧急致电上海市长陈毅,希望他能帮助寻求李白的下落。陈毅高度重视此事,立即向刚成立的上海市公安局发出了“008”号文件:

上海地下党工作之李静安同志去向不明,特劳查。

市公安局接到命令后,立即指派专人成立了工作组,联同李白的妻子裘慧英同志一起进行查访。

通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得知李白已经被秘密处决并找到了他的遗体。在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后,李白同志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安葬在了龙华烈士公墓。

得知李白已经牺牲的消息后,李克农亲自前往上海龙华公墓进行祭扫,深切缅怀了自己的这位亲密战友。到了1958年,经李克农向党中央提议,八一制片厂根据李白烈士的真实事迹,成功拍摄了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

到了1985年11月,上海市政府将李白烈士的故居确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还进行了一系列的修缮工作。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引领了一代又一代的国人“勿忘历史,珍爱和平”。@文史不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霸气句子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pos.com/jingdianjuzi/2433.html

霸气句子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