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句子 /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彭德怀:“跟胡宗南这么拼下去,我们的这点家当经得几回拼!” …

彭德怀:“跟胡宗南这么拼下去,我们的这点家当经得几回拼!”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第一仗史称西华池战役,我军把进犯的敌军狠狠地暴揍了一顿,仅仅用了7个排的兵力,就撵走了国民党1个旅,此战歼敌1500人并且直接击毙了旅长何奇。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按照一般的观点来看,这场仗就算不能说是“大胜仗”,也能说是“漂亮的胜利”。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但在彭德怀的口中,这却是一场大败仗,甚至是彻头彻尾的“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在战后进行总结时,大家发现这次失利竟起源于我军的一个传统习惯,后来大家对这个习惯进行了改良,才有了后来著名的的“西北三战三捷”。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在向部队发出动员令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1947年初,在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失利后,国民党军不甘心失败,决定集中兵力对陕甘宁边区进行“重点进攻”,以摧毁在延安的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解放军总部,歼灭西北的人民解放军。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为此蒋介石命令他的心腹爱将胡宗南亲自指挥这次攻势,胡宗南调集了25万大军,上百架飞机,准备依靠其绝对优势的兵力来一场速战速决。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解放军的重机枪阵地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当时西北野战军只有2.5万人,敌我光是兵力对比就是10比1,至于武器方面的差距那就更大了。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作为几支野战军中装备最差的西北野战军,大部分战士手里的都是老套筒、汉阳造等旧式步枪,每支步枪配备的子弹不过10发,机枪和迫击炮的数量少得可怜,至于山炮等重武器就更稀罕了。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作为西北野战军主力之一的2纵4旅,初到陕北时全旅仅有2门山炮,迫击炮甚至不能保证1个营装备1门,营里的轻重机枪也只有10多挺。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然而就是这种装备,在当时的西北野战军中已经属于翘楚了。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4旅在刚刚调到陕甘宁的时候,引起了不少友军的“眼红”。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要知道1纵可是连1门山炮都没有,直到沙家店战役前,全纵队还只有13门口径不同的杂式迫击炮。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西北野战军在山区行军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兵力少,准备又差,该怎么破局呢?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彭总认为应该趁着敌人的主力尚未完成集结,先下手为强,力求歼敌一部,一方面是震慑敌人,打击敌人的士气,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趁机改善我军的装备,有道是“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主动出击明抢敌人一波,显然能改善自己的境遇。。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解放军战士向敌人发起白刃攻击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战机很快就来了。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1947年2月中旬,胡宗南部为了抢夺进攻延安的桥头堡,出兵攻击我军控制下的关中分区。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由于敌众我寡,而且这里的地形不太利于防御,我军处于敌人的三面包围之中,部队很容易被切断。

保卫延安的首仗就输?7个排撵敌1个旅,彭德怀却说:是一次完败

为了缩短战线,集中兵力应对敌人可能对延安发起的大规模进攻,我军主动撤出了这个地区。

▲西北野战军指战员在一起讨论问题

在我军退出关中后,胡宗南部的整编48旅即进驻此地,并准备以此为跳板,进一步向陕甘宁边区进攻。

整48旅的旅长叫何奇,他是黄埔六期炮科学生,后来又留洋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5期炮科深造、回国后继续镀金,先在中央军校高教班第5期学习、此后转到陆军大学第14期进修。

这一连串金光闪闪的“学历”表明了他既是“天子门生”,又是“海归”,自然就觉得处处高人一等。

▲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在进行操练,胡宗南此人打仗一般,但很能练兵,这一点我军也承认

何奇后来被分在他的大师兄胡宗南手下,但实际上,何的军旅生涯是长期从事教育工作,1940年他是中央军校第7分校(西安分校)第16期学生总队的少将总队长,1942年升任中央军校第7分校教育处长。

虽然没有打过什么仗,但他因为处处受关照,一向骄横跋扈,不怎么看得起其他人。

▲胡宗南部队的炮兵在接受检阅

直到八年抗战的最后一年,1945年1月,胡宗南才将其从军校调到部队里,任命他为36军52师师长。

虽然他其实没正八经地上过几次战场,但身上的傲气却一点不减,与同僚吹牛时动辄就扬言:

“幸亏小日本没遇到我,不然我就开大炮把他们统统炸上天!”

因为他出身炮兵,加上好吹牛的习惯,军内的同僚很快给他起了个“何大炮”的外号。

▲解放军在构筑工事

随着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何大炮”到底是没捞到和日本人开兵见战的机会,他吹的牛自然也就没有兑现的机会。

1946年,在全面内战爆发之前,为了充实各部队,国民党军开始进行整编,何奇也被改任为整编17师48旅的少将旅长。

▲胡宗南部的装甲部队在占领延安后接受检阅

在新部队里,他照样是牛哄哄,只不过这时吹牛的对象从日本人变成了共产党解放军。

由于胡宗南的部下曾经多次遭到我军的打击,因此其部署和行动一直都较为谨慎。

何奇却不一样,没上过阵的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他对这些同僚的鄙视,并且再次“开炮”:

“共军如果遇到我何奇的话,最好退避三舍,否则我就要让他们领教一下我的大炮的威力!”

▲中央军校西安分校的学员在进行队列表演,何奇作为军校领导,也的确花费了不少心血,但是他从来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

因为何奇从未上过战场,加上又有一段“金光闪闪”的经历,他的大话还的确唬住了一些人,让一些国民党的高官认为他真有什么“真材实料”,国统区的报纸和他的不少已经是胡宗南部队基层骨干的学生很是进行了一番廉价的吹捧,花花轿子众人抬,他很快就被这些吹捧搞得完全失去了理智,更加不可一世。

当然,在他的一些同僚中,也颇有人认为他不过是另外一个擅长纸上谈兵的“现代赵括”而已,此次他指挥48旅部队进驻关中,是存了要抢头功的心理。

因为我军的不战而退,使何奇更加狂傲,但由于其没有取得什么战绩,也使得他极为迫切地想以一场“大胜”来证明自己是“绝世名将”而不是“赵括”。

▲抗战胜利后,解放军开赴前线受降

在攻占我关中地区后,胡宗南部整编48旅、24、144旅、驻陇东的新编1旅以及骑兵第1旅等5个旅的兵力,以继续攻击我陇东地区的庆阳、合水,企图将陕甘宁边区的主力部队吸引到西面,然后乘虚突击延安。

▲解放军向胡宗南部队发起攻击

2月28日,何奇的整48旅在未遭遇我军的情况下,一路占领了赤城、板桥等地。

但由于我军神出鬼没,何奇这个书呆子指挥的部队屡屡扑空,再加上顶头上司的朝令夕改和瞎指挥,全旅上下都被折腾得疲惫不堪。

▲胡宗南部的整编骑兵第1旅,在黄土高原地区,这支部队的表现乏善可陈

3月1日晚,整48旅刚要宿营,何奇突然接到上峰命令,要他连夜率部向合水进攻。

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何奇驱使人困马乏的部队在夜间强渡马连河,结果因为河水水深流急且刚刚化冻,在渡河时准备不足的国民党军淹死甚多。

在渡河后,整48旅又接着爬山,因为找不到向导,48旅如同盲人骑瞎马一般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乱转,直到3月2日下午才抵达合水,而此时我军又已经转移了,48旅除了在城西南角遭遇到我军的后卫部队,挨了一阵子机枪外,仍然是一无所获。

随后敌人搜索了全城,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可接下来整48旅遭到了整夜的袭扰,片刻不得安宁,甚至找食物的士兵也挨了地雷,饱读兵书却从来没见过这种打法的何奇,见全旅上下都畏缩不前,气得大骂“真是一群废物!”

由于出击陇东处处扑空,既没抓住我军部队也没吸引我军主力增援,相反几个旅的部队反而被我军少量地方部队耍得团团转,眼看着离进攻延安的日期越来越近,最终胡宗南决定把5个旅全部撤回。

▲解放军在使用云梯攻城

于是何奇又接到了一份电报,命令他立即率部返回宁县。

但何奇考虑到48旅已经在前几天的来回调动搞得疲惫不堪,于是就打算率领部队抄近路走西华池回宁县。

但敌人的这个行动反过来也给了我军一个突袭敌人的机会,由于我军的机动能力远胜过敌军,而且陇东地区是我军的老根据地,因此陕甘宁野战集团军司令员张宗逊决定利用敌人初入陇东,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先下手为强,集中兵力歼敌一部,以牵制敌人对延安的进攻。

▲由于道路难行,很多重武器只能靠人力硬抬着通过

何奇这次大难临头了,西华池是我军的老根据地。

早在1932年7月8日,国民党军甘肃警备11旅第3营第1连的地下党,就根据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总指挥谢子长指示,在西华池举行了起义。

起义部队一把火烧了部队的营部、连部,以及带不走的辎重和物资,将粮食分给了附近的贫苦农民,并在镇上张贴了标语和传单,随后撤走。

次日起义部队经一夜的急行军,来到了陕甘游击队的游击区,在胜利会师后,两军合编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第3大队。

1932年12月,陕甘游击队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26军第2团,并逐步建立了陕甘革命根据地。

1934年4月,红42师在刘志丹的率领下在西华池附近伏击了进剿的国民党军,红军在这次战斗中首次使用了步骑联合作战,结果以极小的代价就取得了歼敌700多人的大胜利,彻底地粉碎了敌人对陕甘宁根据地发起的围剿,使得根据地迎来了一段较长时期的安定局面,而刘志丹的威名也随着胜利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陕甘宁地区。

▲陕甘宁边区创建人刘志丹

正因为有好的群众基础,这才使得我军决心在这里歼灭何奇的整48旅。

1947年3月3日,当何奇率领整48旅进驻西华池时,他见到镇子上上车水马龙,老百姓生活照常,没有出现任何兵荒马乱的迹象。

缺乏战场经验的何奇误认为这一带没有我军部队。

他为了消除部下的紧张和疲劳,于是在镇子上的饭店里设宴,请旅部的指挥官赴宴。

在觥筹交错的时候,他手下有人善意地提醒何奇说:

“这里之前是共军的老根据地,而且前几天还有人看见共军的主力就驻扎在附近,旅座还是小心点好。”

何奇对此不以为然,甚至还出言讽刺下属是杞人忧天。

▲西北野战军在操练

事实上,此时我军的4个旅主力部队已经进入了阵地,西北野战军第1纵队司令员张宗逊负责指挥这次战斗。

而整48旅因为何奇对我军的轻视,根本就没把警戒当回事,部队四处出动抢粮,只在东面靠近山沟的地方安排了1个排警戒。

▲西北国民党军的统帅胡宗南

3日晚21时,我军向整48旅的警戒阵地发起了试探性攻击,何奇认为这是少数“土共”的骚扰,不以为然。

部下打电话告诉他,还被他臭骂了一顿。

我军在调整兵力部署后,于当晚23时对48旅发起了全线攻击,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攻下了西华池镇子外的全部阵地,将敌军主力全部逼入了镇子。

▲西北野战军的指战员

此时何奇才恍然大悟,知道遇到了我军的主力。

这个平日自诩为“儒将”的人此时完全手足无措,他直接给胡宗南发了一份“十万火急”的求援电报,随后就来回地在几个阵地上亲自督战。

由于他对我军的轻视,致使我军很快就切入了48旅的防御纵深,双方在镇子里展开了巷战,逐街逐屋争夺。

▲我军指挥员在向部队介绍陕甘宁的局势

但此时,我军战前部署的一个失误帮了敌人的大忙。

因为这一仗是新成立的西北野战军的第一次大战,各部队之间的配合很不默契。

理论上投入攻击的部队是4个旅,但实际上4个旅都只投入了1个团参加战斗,留下1个团当预备队,还有1个团负责警戒敌人可能的增援;而到了参加攻击的4个团,又各留下了1个营当预备队,1个营负责警戒,只投入1个营攻击。

就这样,各部队层层扣下部队,第一波真正投入攻击的部队就只有7个排而已。

然而就是这7个排的兵力,却一路猛攻,直扑48旅旅部,打得数千敌人惊恐不安。

但毕竟我军第一轮投入攻击的部队数量实在太少,激战一直持续到天亮,虽然48旅被我军打得七零八落,但主力尚存,而且在一些地点已经开始在炮兵和机关枪的掩护下向我军发起攻击。

▲我军受到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

在与敌人形成对峙局面后,各部队虽然后来又不断地向前线增兵,但最有利的战机已经逐步失去了,而“添油”战术又无法迅速突破敌人的防线。

虽然此时48旅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何奇仍然非常紧张,他在旅部的几个屋顶上爬来爬去,一会看一下援军来了没有,一会又看一下我军打到了什么地方。

他穿着将军服,手里又拿着望远镜,简直就是最好的靶子。上午11时许,就在他再一次爬上屋顶时,我军集中机枪火力向他猛烈射击,何奇挨了一枪,从屋顶上摔了下来,被抬进屋子后。刚好胡宗南发来了一份电报,痛斥他不听指挥、擅自行动、造成被动局面,同时命令他务必死守阵地,否则就要严惩不贷。何奇看了电报后又气又怕,很快一命呜呼。

随后副旅长万又麟接替指挥,他一面命令旅部封锁何奇毙命的消息,一面又召集军官开会,命令部队拼命反击,同时下令对擅自后退者格杀勿论。

▲西北野战军的装备在几个野战军中是最差的,在敌军进犯陕甘宁之前,全军的山炮就只有个位数

万是个心狠手毒的人。他见敌我双方在许多地方已经混战成一团,难以区分,竟然命令旅部直属炮兵连发起进攻。他直接将2门美式化学迫击炮对准双方,正在厮杀的地区进行无差别轰击。敌人交替使用燃烧弹和高爆弹,密集的炮击造成了交战双方和镇内老百姓的严重伤亡。

炮击后燃起的大火将我军的攻击通道封死,为了避免造成进一步的伤亡,我军被迫退出了镇外。

而敌48旅得以苟延残喘,等待援军。

▲我军在追歼溃退的国民党军

此时敌人的援军整24旅正在旅长张新的指挥下星夜兼程赶来增援。

身为胡宗南“四大金刚”之一的张新速度很快,3月6日凌晨他的部队已经过了宁县。

张宗逊见战机已失,为了避免陷入敌人前后夹击,他只得命令部队撤退。

▲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张宗逊

张新的24旅和48旅在6日上午会合,由于担心解放军去而复来,国民党军匆匆收敛了何奇的尸体,就立即返回宁县。

敌人撤逃地极为狼狈,甚至连己方的尸体都没有掩埋,重伤员也遗弃了一部分。

▲西北野战军部队在行军

就在敌人撤退的路上,胡宗南的参谋还特地来电责问张新“你不是说救出了何奇?怎么他还是死了?”张新回复说“胡先生没有指示说“救生不救死”,我完成了任务,把他救出来了。”

▲我军指挥员在指挥战斗

西华池战斗是一场令双方都极不满意的战斗。

虽然这场战斗歼敌1500多人,击毙敌少将旅长何奇,但刚刚接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的彭德怀仍认为这是一场败仗。

由于我军伤亡了1200多人,当彭总拿到了西华池的战报后,他大发雷霆,将张宗逊等参战的指挥员都训斥了一顿:

“以1200人的伤亡换取歼敌1500人的战斗不是胜利,而是失败,甚至可以说是一次完败,跟胡宗南这么拼下去,我们的这点家当经得几回拼!”

因为这次战斗缴获很少,只有3门迫击炮和长短枪750多支,也根本谈不上什么补充部队,所以彭总对此非常不满,他要求参战部队战前对敌情、地形侦察不周,部署失当,没有集中兵力,最终导致未能全歼敌人的教训进行深刻反省,保证以后的战斗不再犯这种错误。

▲彭德怀司令员和张宗逊副司令员在一起

▲被国民党军遗弃的伤员,这是国民党军队的最大弊病之一

彭总的批评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我军对“胜利”的定义是非常严苛的。

世界战争史上,以7个排的兵力突击敌军1个整旅,并且一度冲到敌军旅部附近,甚至最后将敌人的旅长击毙,而且这个战斗的交换比也是有利于我军的,换了世界上其他任何一支军队,恐怕都够的上是“胜仗”了,甚至可能还是“大胜”。

但因为没有能够全歼敌军,这对我军来说这就是一场“败仗”!

▲被我军俘虏的胡宗南部官兵

国民党军方面的总结,则主要将责任推到了已经阵亡的书呆子何奇头上。他的大嘴巴平时得罪人无数,现在平时的同僚终于找到了机会落井下石,反正死人不会说话。

但在总结完后,大家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这场战斗的教训是一点也没有学到。不过胡宗南最终还是念在何奇是自己小师弟,并且多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在1947年5月22日追晋他为中将。

就在国民党军还纠结与这种细枝末节的小地方的时候,我西北野战军在彭总的指挥下,连续在40多天的时间内三战三捷,以伤亡2200多人的代价歼敌15000多人,给了胡宗南以当头一棒,也初步扭转了陕北的战局。

▲在敌军大兵压境的情况下,我军主力暂时撤离延安

参考资料

《红土地,黄土地—–中国革命斗争报告文学丛书转战陕北卷》,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解放战争史—第三卷》,军事科学出版社,1997年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史》, 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出版

作者/周洪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霸气句子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pos.com/lizhijuzi/1564.html

霸气句子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