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句子 / 我们今天看到的柏拉图著作来自哪里?《柏拉图全集》的前世今生

我们今天看到的柏拉图著作来自哪里?《柏拉图全集》的前世今生

近代欧洲活字印刷术发明以前,古希腊罗马作家的著作完全依靠人工…

近代欧洲活字印刷术发明以前,古希腊罗马作家的著作完全依靠人工抄写才得以世代流传下来。著名哲学家柏拉图的著作自然也不例外。

我们今天看到的柏拉图著作来自哪里?《柏拉图全集》的前世今生

目前,我们已知的、包含全部或部分柏拉图著作的抄本达260多件(在古希腊语作品中,柏拉图抄本数量仅次于《圣经新约》抄本和亚里士多德抄本),其中最古老的要数如今保存在英国牛津Bodleian图书馆,编号为MS.E.D.Clarke39的抄本,写于公元895年。

我们今天看到的柏拉图著作来自哪里?《柏拉图全集》的前世今生

十五世纪中叶,德国美茵茨(Mainz)人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约1400-1468)发明印刷术,经过此后约一百年时间,至16世纪中叶,印刷本就已经完全取代抄本成为书籍流通的主要媒介【PS:古腾堡最开始没有公开他的发明,并且努力使印刷字体尽可能与手写体相似,然后把印刷品当成昂贵的手抄本售出牟取暴利】,尽管在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仍然有极个别藏书家或图书馆聘请抄工制作抄本(有时甚至反其道而行,以某个著名印刷本为底本抄写),印刷本的统治地位已经无法撼动。

我们今天看到的柏拉图著作来自哪里?《柏拉图全集》的前世今生

古腾堡印刷品的字体

我们今天看到的柏拉图著作来自哪里?《柏拉图全集》的前世今生

我们今天看到的柏拉图著作来自哪里?《柏拉图全集》的前世今生

当时的手写体,是不是非常相像呢 图源 知乎@陈良泉

我们今天看到的柏拉图著作来自哪里?《柏拉图全集》的前世今生

在柏拉图著作的所有印刷本中,由法国人文主义者和出版家亨利·斯特方( Henricus Stephanus,1531-1598)于1578年出版的三卷本希腊-拉丁双语对照《柏拉图全集》影响巨大,其中的希腊文部分直到1900年才为John Burnet的希腊文标准校勘本取代并且Burnet沿用了斯特方本的页码和行数,因此也就让“斯特方页码成为学界引用柏拉图著作的通行标准页码,一直延续至今。

印刷术出现以后,迅速向南传播,传到瑞土,然后越过阿尔卑斯山,传入意大利。在德国,这项最新技术用来印刷《圣经》,成为新教有力的武器,近代开文艺复兴风气之先的意大利人首先用它来保存和传播古代文献。

柏拉图著作的首个近代印刷本就是在意大利诞生的,即意大利人文主义者和柏拉图主义哲学家费奇诺( Marsilio ficino,1433-1499) 的拉丁语全译本。费奇诺的翻译工作始于1463年,1468年左右完成,随后经过修订先以抄本形式小范围流传,于1484年采用从德国传入不久的印刷术在费奇诺的家乡,文艺复兴重镇佛罗伦萨印刷出版。直到19世纪初,费奇诺译本多次单独重印(全本或选本) 或与希腊原文合刊,成为一部在近代思想史和柏拉图哲学传播史影响极为广泛的柏拉图著作集。在当时以拉丁语为学术语言的西欧知识界,那些不精通希腊文的学者阅读和参考的柏拉图著作通常为费奇诺的拉丁文译本(比如哲学家大卫·休谟和康德),费奇诺的柏拉图译本甚至在《北堂书目》中也有著录,这表明,明末(1623年左右)费奇诺译本就已经随传教士传入中国。

前往明朝的传教士利玛窦

1513年,费奇诺的拉丁全译本问世近三十年后,威尼斯出版家Aldus Manutius才在自己的家乡印行柏拉图著作的第一部希腊文全集,称 Aldina版。此前,亚里士多德著作的第一部希腊语全集印刷本已于1495-1498年问世,同样由 Aldus Manutius在威尼斯出版。 Aldina版希腊文柏拉图全集,以现藏巴黎法国国家图书馆(Bibliotheque nationale de France)编号 Parisinus graecus 1811和威尼斯圣马可国家图书馆( Biblioteca Nazionale Marciana)编号 Marcianus graecus 186的这两部写于14世纪的抄本为底本,并经过来自克里特岛的语文学家 Markos musuros的校勘,具有很高的校勘学价值,成为后来所有同类印刷本的基础。1534年,在瑞士巴塞尔(Basel)出版的希腊文柏拉图全集在很大程度上沿袭Aldina版。除订正 Aldina版的印刷错误外,出版者德国人文主义者和新教神学家Simon Grynaeus(1493-1541)根据语法、文体和内容订正Aldina版。然而, Grynaeus并没有参考更多柏拉图抄本而只是按照古代晚期新柏拉图主义哲学家普罗克洛(Proklos)对柏拉图《蒂迈欧》和《理想国》所作注疏改订了这两部对话的希腊语原文。 Grynaeus对Aldina版文字的校订多数采取径改原文的办法,少量的在页边留白处注明,这种区别对待的做法体现了编者面对异文采取审慎的态度,不代读者先下判断,而是尽量将异文保留下来,供读者自己采择。这种方法也对后世产生很大影响,为后世学者效仿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

巴塞尔版印行二十二年后,在同一座城市,出版商 Marcus Hopper又印制了一版希腊文柏拉图著作,称“巴塞尔第二版”这一版的发行可以追溯到荷兰语文学家和抄本收藏家 Arnoldus Arlenius Peraxylus(约1510-1574)在意大利旅行期间发现的新的柏拉图抄本。 Arlenius通过研读抄本,提供给 Hopper大量更可靠、更合理的异文读法,使得“巴塞尔第二版”成为自 Aldina版面世后首个在校勘方面取得实质进步的印刷版。1561年,德国人文主义者兼医生Janus Cornarius翻译的拉丁文柏拉图著作出版。 Cornarius 依据希腊文抄本移译了大量古代医学著作,如希波克拉底和盖伦的作品,对当时西欧的医学产生巨大影响。他的柏拉图译文同样依据希腊文抄本译出,而以前的印刷本都没有参考这个抄本,由此Cornarius提供了校对柏拉图著作的新的原始材料。

意大利的城镇

1578年,斯特方编辑的三卷本希腊-拉丁对照《柏拉图全集》(以下简称《全集》)在日内瓦出版。其中的拉丁语译文出自让·德·塞尔( Jean de Serres,1540-1598)之笔,在第一卷开头“致热爱柏拉图的读者”的前言中,斯特方记载编辑缘起如下

让·塞尔给我看了他的柏拉图译文,连同另一些他自己解释柏拉图的呕心之作;我以为,他的辛勤劳动为研读这位哲学家著作之人贡献良多(他的努力不仅为这些读者铺平了通往柏拉图著作的道路,而且还为他们打开深入柏拉图哲学堂奥的大门)。此后,我自己也打算出一个新版,这个版本不仅应与我的出版社相称,更要能配得上柏拉图本人的盛名。我考虑了下,不久就决定付诸行动。

那么,这位让·德·塞尔又是何许人呢?1540年,塞尔生于法国东南部的贝尔新城(Villeneuve- de-Berg),家中信奉加尔文派,1553年前后,为了躲避法国对加尔文派日益残酷的迫害,塞尔随父母流亡瑞士日内瓦。他先在瑞士洛桑学院(今天洛桑大学的前身) 学习古希腊拉丁语言和文学,随后回到日内瓦,在加尔文创办的日内瓦学院(如今的日内瓦大学)学习神学;毕业后在日内瓦附近的约西镇(Jusy)一座改革宗教堂当牧师。1572年,塞尔因与日内瓦新教教会当局意见不合,离开日内瓦,返回洛桑,并退出宗教论战。此后,他潜心翻译柏拉图,耗时两年多,将全部柏拉图著作译成拉丁语。

正是塞尔的新译文直接促成了斯特方《柏拉图全集》的出版,这一点我们已经从上文斯特方本人的叙述中有所了解。不仅如此,斯特方版《全集》的标题下面,塞尔的名字排在斯特方之前,相比之下,斯特方编辑的希腊原文显得只是配角。《全集》每卷都以塞尔的献辞开头,三卷分别献给英格兰伊丽莎白女王、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六世和瑙土伯尔尼共和国元老院,而且献辞的落款只有塞尔一人,并无斯特方的名字。《全集》中柏拉图著作的编排顺序,同样出自译者本人。

塞尔致英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献词

塞尔将柏拉图著作按照内容或主题分为六组(sgia):一,以苏格拉底申辩为主题和背景的,二、入门引导类,三、驳斥智者派,四、伦理学和逻辑学著作,五、物理学和形而上学著作,六、书信及其他托名柏拉图的伪作。一至三组构成《全集》第一卷,第四组包含的著作最多,组成《全集》第二卷,其余为第三卷。

无论《全集》之前的Aldina版和巴塞尔版还是 Burnet的现代校勘本,均沿用公元一世纪学者Thrasyllus“四联剧”(tetralogy) 的老旧分组编排方法,塞尔对柏拉图著作的的分组方法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每篇对话之前有塞尔的导读,用于分析对话的篇章结构和概括主要内容。此外,在译文旁,标有译者所作的对话进程概要;在《全集》第三卷末尾,另有译者对翻译本身和内容上疑难处的附释。关于他本人和斯特方对《全集》一书所作贡献,塞尔在致读者的前言中这样写道

所有这些[指翻译、分组、导读和附释]构成了我在神的帮助下通过艰苦努力完成的译本。不过,亨利斯特方(所有饱学之士都知道,他精进勤勉,熟读文辞焕然的优秀作家作品,全然不失父辈遗风)也想为这个版本做些献。因此,在正文内侧留白处,他按照自己的判断,要么加了一些校勘记(除了那些遵照旧版已经植入正文的改动),要么加上他自己的翻译。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斯特方这部《全集》是完全建立在塞尔的拉丁译文基础之上,再配上希腊原文而成。与其说,这是一部柏拉图的希腊文校勘本,倒不如说是新的柏拉图拉丁译本更符合译者的初衷和《全集》的成书过程。然而,后世对二人工作的接受和评价却完全又是另一情形。虽然塞尔的拉丁译文连同他的边注和附释为他带来短暂的名声,但很快被人遗忘,丝毫无法撼动已有的费奇诺译本的垄断地位;相反斯特方编辑的希腊文以及他的校注却成为此后几百年内,学者研读柏拉图著作原文的标准版本,这部《柏拉图全集》也因此以“斯特方版”之名流传后世,而不是“塞尔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霸气句子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pos.com/lizhijuzi/1766.html

霸气句子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