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句子 /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孝经》中国古代儒家的伦理著作。儒家十三经之一。以孝为中心,…

《孝经》中国古代儒家的伦理著作。儒家十三经之一。以孝为中心,比较集中地阐述了儒家的伦理思想。它肯定"孝"是上天所定的规范,"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人之行也。"指出孝是诸德之本,认为"人之行,莫大于孝",国君可以用孝治理国家,臣民能够用孝立身理家。《孝经》首次将孝与忠联系起来,认为"忠"是"孝"的发展和扩大,并把"孝"的社会作用推而广之,认为"孝悌之至"就能够"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孝经对实行"孝"的要求和方法也作了系统而详细的规定。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开宗明义章第一【原文】仲尼①居,曾子②侍。子曰:“先王③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④,民用⑤和睦,上下无怨。汝知之乎?”曾子避席⑥曰:“参不敏,何足以知之?”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⑦。复坐,吾语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⑧,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⑨,中于事君⑩,终于立身。《大雅》云:‘无念尔祖,聿修厥德。’”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注释】①仲尼:孔子的字。春秋时鲁国人,生于鲁襄公二十二年(前551年),卒于鲁哀公十六年(前479年),是儒家学派的鼻祖,著名的思想家和教育家。②曾子:曾参,字子舆,鲁国南武城(今山东费县西南)人,孔子的学生。③先王:先代的圣贤帝王,旧注指尧、舜、禹、文王、武王等。④以顺天下:使天下人心顺从。顺,顺从。⑤用:因而。⑥避席:古代的一种礼节。席,铺在地上的草席,这里指自己的座位。⑦教之所由生也:古有“五教”之说,即:教父以义,教母以慈,教兄以友,教弟以恭,教子以孝。儒家学者认为,孝是一切道德的根本,一切教育的出发点。⑧毁伤:毁坏,残伤。⑨始于事亲:以侍奉双亲为孝行之始。一说指幼年时期以侍奉双亲为孝。⑩中于事君:以为君王效忠、服务为孝行的中级阶段。终于立身:以建功扬名、光宗耀祖为孝行之终。《大雅》:《诗经》的一个组成部分,主要是西周官方的音乐诗歌作品。“无念”二句:语出《诗经·大雅·文王》。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译文】孔子在家中闲坐,曾参在一旁陪坐。孔子说:“先代的圣帝贤王,有一种至为高尚的品行,至为重要的道德,用它可以使得天下人心归顺,百姓和睦融洽,上上下下没有怨恨和不满。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曾子连忙起身离开席位回答说:“我生性愚钝,哪里能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呢?”孔子说:“那就是孝!孝是一切道德的根本,所有品行的教化都是由孝行派生出来的。你还是回到原位去,我讲给你听。一个人的身体、四肢、毛发、皮肤,都是从父母那里得来的,所以要特别地加以爱护,不敢损坏伤残,这是孝的开从园还城始,是基本的孝行。一个人要建功立业,遵循天道,扬名于后世,使父母荣耀显赫,这是孝的终了,是完满的、理想的孝行。孝,开始时从侍奉父母做起,中间的阶段是效忠君王,最终则要建树功绩,成名立业,这才是孝的圆满的结果。《大雅》里说:‘怎么能不想念你的先祖呢?要努力去发扬光大你的先祖的美德啊!’”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评析】开宗明义,即阐述本书宗旨,说明孝道的义理。《孝经》本无章名,邢骨《正义》云,梁代皇侃给天子至庶人等五章“标其目而冠于章首”;后来唐玄宗为《孝经》作注时,才由儒官集议“题其章名”。《隋书·经籍志》说,《古文孝经》长孙氏“而有《闺门》一章”。按,这是用章首二字称呼该章,乃古书篇章命名惯例,不应与现有的章名混为一谈。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孝经》全文 译文 (上)

天子章第二【原文】子曰①:爱亲者,不敢恶于人②;敬亲者,不敢慢③于人。爱敬尽于事亲,而德教加④于百姓,刑⑤于四海。盖⑥天子之孝也。《甫刑》⑦云:“一人有庆,兆民赖之⑧。”

【注释】①子曰:今文本,自《天子章》至《庶人章》,只在最前面用了一个“子曰”,而古文本则每章都以一“子曰”起头。②爱亲者,不敢恶(wù)于人:全句是说天子将对自己父母的亲爱之心(孝心)扩大到天下所有的人的父母③慢:傲慢,不敬。④德教:道德修养的教育,即孝道的教育。加:施加。⑤刑:通“型”,典范,榜样。⑥盖:句首语气词。⑦《甫刑》:《尚书·吕刑》篇的别名。吕,指“吕侯”。⑧一人有庆,兆民赖之:人,指天子。商、周时,商王、周王都自称“余一人”。庆,善。兆民,极言民人数目之多。

【译文】孔子说:天子能够亲爱自己的父母,也就不会厌恶别人的父母;能够尊敬自己的父母,也就不会怠慢别人的父母。天子能以爱敬之心尽力侍奉父母,就会以至高无上的道德教化人民,成为天下人效法的典范。这就是天子的孝道啊!《甫刑》里说:“天子有善行,天下万民全都信赖他,国家便能长治久安。”

【评析】天子,统治天下的帝王。《礼记·曲礼下》:“君天下曰天子。”旧说帝王受命于天,天为其父,地为其母,故称“天子”。《白虎通》:“王者父母天地,为天之子也。”此处应指周王,是周王朝的最高统治者。《孝经》从这一章起,按尊卑次序分述自天子至庶人的五种孝行,照唐玄宗的说法,叫做“百行之源不殊”,“五孝之用则别”(《御注孝经·序》)。但此处所论“天子之孝”,其实只是一种祈愿,并不是道德的规范。

诸侯章第三【原文】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①,满而不溢②。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富贵不离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③,而和其民人。盖诸侯之孝也。《诗》④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⑤。”

【注释】①制节:指费用开支节约俭省。谨度:指行为举止谨慎而合乎法度。②满:指财富充足。溢:指超越标准的奢侈、浪费。③社稷:社,土地神。稷,谷神。土地与谷物是国家的根本,古代立国必先祭社稷之神,因而,“社稷”便成为国家的代称。④《诗》:即《诗经》。汉代以前《诗经》只称为《诗》,汉武帝尊崇儒术,重视儒家著作,才加上“经”字,称为《诗经》。⑤“战战兢兢”三句:语出《诗经·小雅·小曼》。

【译文】身居高位而不骄傲,那么尽管高高在上也不会有倾覆的危险;俭省节约,慎守法度,那么尽管财富充裕也不会僭礼奢侈。高高在上而没有倾覆的危险,这样就能长久地保守尊贵的地位。资财充裕而不僭礼奢侈,这样就能长久地保守财富。能够紧紧地把握住富与贵,然后才能保住自己的国家,使自己的人民和睦相处。这就是诸侯的孝道啊!《诗经》里说:“战战兢兢,谨慎小心;就像身临深渊唯恐坠陨;就像脚踏薄冰唯恐沉沦。”

【评析】诸侯,天子所分封的各国的国君。西周开国时,周天子曾依亲疏与功勋分封诸侯,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可以世袭。《礼记·王制》孔颖达疏:“此公、侯、伯、子、男,独以侯为名而称诸侯者,举中而言。”一说称“诸侯”而不称“诸公”,是为了避免与辅佐天子的“三公”(太师、太傅、太保)相混淆。此处对诸侯劝孝,要求诸侯“在上不骄”,“制节谨度”,“长守富”,“长守贵”,“保社稷”,作为诸侯尽“孝”的职责。

卿、大夫章第四【原文】非先王之法服①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②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③不敢行。是故非法不言④,非道不行⑤;口无择言,身无择行⑥。言满天下无口过⑦,行满天下无怨恶。三者备矣⑧,然后能守其宗庙⑨。盖卿、大夫之孝也。《诗》云:“夙夜匪懈,以事一人⑩。”

【注释】①法服:按照礼法制定的服装。古代服装式样、颜色、花纹(图案)、质料等,不同的等级,不同的身份,有不同的规定。卑者穿着尊者的服装,叫“僭上”;尊者穿着卑者的服装,叫“倡(逼)下”。②法言:合乎礼法的言论。③德行:合乎道德规范的行为。一说指“六德”,即仁、义、礼、智、忠、信。④非法不言:不符合礼法的话不说,言必守法。孔传:“必合典法,然后乃言。”⑤非道不行:不符合道德的事不做,行必遵道。孔传:“必合道谊,然后乃行。”⑥“口无”二句:张口说话无须斟酌措辞,行动举止无须考虑应当怎样去做。⑦言满天下无口过:全句是说,虽然言谈传遍天下,但是天下之人都不觉得有什么过错。满,充满,遍布。口过,言语的过失。⑧三者备矣:三者,指服、言、行,即法服、法言、德行。孔传:“服应法,言有则,行合道也,立身之本,在此三者。”备,完备,齐备。⑨宗庙:祭祀祖宗的屋舍。《释名·释宫室》:“庙,貌也,先祖形貌所在也。”⑩“夙夜”二句:语出《诗经·大雅·烝民》。夙,早。匪,通“非”。懈,怠惰。一人,指周天子。原诗赞美周宣王的卿大夫仲山甫,从早到晚,毫无懈怠,尽心竭力地奉事宣王一人。

【译文】不合乎先代圣王礼法所规定的服装不敢穿,不合乎先代圣王礼法的言语不敢说,不合乎先代圣王规定的道德的行为不敢做。因此,不合礼法的话不说,不合道德的事不做。由于言行都能自然而然地遵守礼法道德,开口说话无须斟字酌句,选择言辞,行为举止无须考虑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虽然言谈遍于天下,但从无什么过失;虽然做事遍于天下,但从不会招致怨恨。完全地做到了这三点,服饰、言语、行为都符合礼法道德,然后才能长久地保住自己的宗庙,奉祀祖先。这就是卿、大夫的孝道啊!《诗经》里说:“即使是在早晨和夜晚,也不能有任何的懈怠,要尽心竭力地去奉事天子!”

【评析】卿、大夫,指辅佐天子处理国家事务的高级官员,地位次于诸侯。卿,又称“上大夫”,地位比大夫略高。周代各诸侯国中也有“卿、大夫”,地位比周天子朝中的“卿、大夫”低一等。清雍正皇帝《御纂孝经集注》认为,此“卿、大夫”兼包王国及侯国,“章中乃统论其当行之孝,不必泥引《诗》‘以事一人’之词,而谓专示王国之卿、大夫也”。此处论卿大夫之孝是一切遵循先王的礼法,“保其禄位”,“守其宗庙”,更多的是在讲忠君。

士章第五【原文】资①于事父以事母,而爱同;资于事父以事君,而敬同。故母取其爱,而君取其敬,兼之者父也②。故以孝事君则忠,以敬事长③则顺。忠顺不失④,以事其上,然后能保其禄位,而守其祭祀⑤。盖士之孝也。《诗》云:“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⑥。”

【注释】①资:取。②兼之者父也:指侍奉父亲,则兼有爱心和敬心。兼,同时具备。③长:上级,长官。唐玄宗注:“移事兄敬以事于长,则为顺矣。”④忠顺不失:指在忠诚与顺从两个方面都做到没有缺点、过失。⑤而守其祭祀:刘炫认为:“上云宗庙,此云祭祀者,以大夫尊,详其所祭之处;士卑,指其荐献而说,因等差而详略之耳。”(《复原》)⑥“夙兴”二句:语出《诗经·小雅·小宛》。兴,起,起来。寐,睡。忝,辱。尔所生,生你的人,指父母。

【译文】取侍奉父亲的态度去侍奉母亲,那爱心是相同的;取侍奉父亲的态度去侍奉国君,那敬心是相同的。侍奉母亲取亲爱之心,侍奉国君取崇敬之心,只有侍奉父亲是兼有爱心与敬心。所以,有孝行的人为国君服务必能忠诚,能敬重兄长的人对上级必能顺从、忠诚与顺从,都做到没有什么缺憾和过失,用这样的态度去侍奉国君和上级,就能保住自己的俸禄和职位,维持对祖先的祭祀。这就是士人的孝道啊!《诗经》里说:“要早起晚睡,努力工作,不要玷辱了生育你的父母!”

【评析】士章,敦煌遗书伯3378作“士仁章”,伯3428作“士人章”。士,指国家的低级官员,地位在大夫之下,庶人之上。此处论士人之孝,归结到“夙兴夜寐”,强调事君尽忠的责任。

庶人章第六【原文】用天之道①,分地之利②,谨身节用,以养父母。此庶人之孝也。故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无终始③,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④。

【注释】①天之道:指春温、夏热、秋凉、冬寒季节变化等自然规律。用天道,按时令变化安排农事,则春生、夏长、秋收、冬藏。②分地之利:唐玄宗注:“分别五土,视其高下,各尽所宜,此分地利也。”这是说,应当分别情况,因地制宜,种植适宜当地生长的农作物,以获取地利。③孝无终始:指孝道的义理非常广大。从天子到庶人,不分尊卑,超乎时空,无终无始,永恒存在。不管什么人,在“行孝”这一点上都是一致的。④未之有也:没有这样的事情。意思是孝行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不会做不到。

【译文】利用春、夏、秋、冬节气变化的自然规律,分别按照土地的不同特点,使之各尽所宜;行为举止,小心谨慎仙人占相;适度花费,节约俭省;以此来供养父母。这就是庶民大众的孝道啊!所以,上自天子,下至庶民,孝道是不分尊卑,超越时空,永恒存在,无终无始的。孝道又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如果有人担心自己做不来,做不到,那是根本不会有的事。

【评析】庶人,平民,在上古一般指具有自由身份的农业劳动者。《孝经》为不同等级的人规定不同内容的“孝”。《礼记·祭统》孔颖达正义引《孝经援神契》概括“五孝”说:“天子之孝曰就,诸侯曰度,大夫曰誉,士曰究,庶人曰养。”又说:“五孝不同,庶人但取畜养而已。”对庶人之孝表现出鄙薄和轻蔑。

三才章第七【原文】曾子曰:“甚哉,孝之大也!”子曰:“夫孝,天之经①也,地之义②也,民之行③也。天地之经,而民是则④之。则天之明⑤,因地之利⑥,以顺天下⑦。是以其教不肃⑧而成,其政不严而治。先王见教之可以化民⑨也,是故先之以博爱,而民莫遗其亲;陈之以德义,而民兴行。先之以敬让,而民不争⑩;导之以礼乐,而民和睦;示之以好恶,而民知禁。《诗》云:‘赫赫师尹,民具尔瞻。’”

【注释】①天之经:是说孝道是天之道。天空中日月、星辰,永远有规律地照临人世。孝道也是如此,乃是永恒的道理,不可变易的规律。经,常,指永恒不变的道理和规律。②地之义:是说孝道又如地之道。③民之行:是说孝道是人之百行中最根本、最重要的品行。④则:效法,作为准则。⑤天之明:指天空中的日月、星辰。日月、星辰的运行更迭是有规律的,永恒的,这可以成为人民效法的典范。⑥地之利:指大地孳生万物,供给丰饶的物产。⑦以顺天下:这里是说圣王把天道、地道、人道“三才”融会贯通,用以治理天下,天下自然人心顺从。顺,理顺,治理好。⑧肃:指严厉的统治手段。⑨教:这里指合乎天地之道,合乎人性人情的教育。化民:指用教育的办法感化人民,使人民服从领导。⑩不争:指不为获得利益、好处而争斗、争抢。孔传:“上为敬则下不慢,上好让则下不争,上之化下,犹风之靡草,故每辄以己率先之也。”礼:礼仪,指处理人际关系的准则及对社会行为的各种规范。乐:音乐。好(hǎo):善。恶(è):不良行为,罪恶。邢骨疏云:“故示有好必赏之令,以引喻之,使其慕而归善也;示有恶必罚之禁,以惩止之,使其惧而不为也。”“赫赫”二句:语出《诗经·小雅·节南山》。

【译文】曾子说:“多么博大精深啊,孝道太伟大了!”孔子说:“孝道,犹如天有它的规律一样,日月星辰的更迭运行有着永恒不变的法则;犹如地有它的规律一样,山川湖泽提供物产之利有着合乎道理的法则;孝道是人的一切品行中最根本的品行,是人民必须遵循的道德,人间永恒不变的法则。天地严格地按照它的规律运动,人民以它们为典范实行孝道。效法天上的日月星辰,遵循那不可变易的规律;凭借地上的山川湖泽,获取赖以生存的便利,因势利导地治理天下。因此,对人民的教化,不需要采用严肃的手段就能获得成功;对人民的管理,不需要采用严厉的办法就能治理得好。先代的圣王看到通过教育可以感化人民,所以亲自带头,实行博爱,于是,就没有人会遗弃自己的双亲;向人民讲述德义,于是,人民觉悟了,就会主动地起来实行德义。先代的圣王亲自带头,尊敬别人,谦恭让人,于是,人民就不会互相争斗抢夺;制定了礼仪和音乐,引导和教育人民,于是,人民就能和睦相处;向人民宣传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人民能够辨别好坏,就不会违犯禁令。《诗经》里说:‘威严显赫的太师尹氏啊,人民都在仰望着你啊!’”

【评析】三才,天、地、人,合称“三才”。《易·说卦》:“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又,《易·系辞》:“《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材(才)而两之。”本章说孝道是“天之经,地之义,民之行”,圣王能遵天地之道,顺人性人情,因此篇题拟为《三才章》。

孝治章第八【原文】子曰:“昔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不敢遗小国之臣①,而况于公、侯、伯、子、男②乎?故得万国③之欢心,以事其先王④。治国者⑤,不敢侮于鳏寡⑥,而况于士民乎?故得百姓之欢心,以事其先君⑦。治家者⑧,不敢失于臣妾⑨,而况于妻子乎?故得人之欢心,以事其亲⑩。夫然,故生则亲安之,祭则鬼享之,是以天下和平,灾害不生,祸乱不作。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如此。《诗》云:‘有觉德行,四国顺之。’”

【注释】①小国之臣:指小国派来的使臣。小国之臣容易被疏忽怠慢,明王对他们都礼遇和关注,各国诸侯来朝见天子受到款待就无庸赘言了。②公、侯、伯、子、男:周朝分封诸侯的五等爵位。③万国:指天下所有的诸侯国。万,是极言其多,并非实数。④先王:指“明王”,已去世的父祖。这是说各国诸侯都来参加祭祀先王的典礼,贡献祭品。⑤治国者:指诸侯。⑥鳏(ɡuān)寡:《孟子·梁惠王下》:“老而无妻曰鳏,老而无夫曰寡。”后代通常称丧妻者为鳏夫,丧夫者为寡妇。⑦先君:指诸侯已故的父祖。这是说百姓们都来参加对先君的祭奠典礼。⑧治家者:指卿、大夫。家,指卿、大夫受封的采邑。⑨臣妾:指家内的奴隶,男性奴隶曰臣,女性奴隶曰妾。也泛指卑贱者。⑩以事其亲:这是说卿、大夫因为能得到妻子、儿女,乃至奴仆、妾婢的欢心,所以全家上下都协助他奉养双亲。生则亲安之:生,活着的时候。安,安乐,安宁,安心。之,指双亲。鬼:指去世的父母的灵魂。《论衡·讥日》:“鬼者死人之精也。”《礼记·礼运》郑玄注:“鬼者精魂所归。”如此:指“天下和平”等福应。孔传:“行善则休征(吉祥的征兆)报之,行恶则咎征随之,皆行之致也。”这是说由于明王用孝道治理天下,有美德善行,因此才有这种种福应。“有觉”二句:语出《诗经·大雅·抑》。意思是,天子有伟大的德行,四方各国都顺从他的教化,服从他的统治。觉,大。四国,四方之国。

【译文】孔子说:“从前,圣明的帝王以孝道治理天下,就连小国的使臣都待之以礼,不敢遗忘与疏忽,何况对公、侯、伯、子、男这样一些诸侯呢!所以,就得到了各国诸侯的爱戴和拥护,他们都帮助天子筹备祭典,参加祭祀先王的典礼。治理封国的诸侯,就连鳏夫和寡妇都待之以礼,不敢轻慢和欺侮,何况对士人和平民呢!所以,就得到了百姓们的爱戴和拥护,他们都帮助诸侯筹备祭典,参加祭祀先君的典礼。治理采邑的卿、大夫,就连奴婢僮仆都待之以礼,不敢使他们失望,何况对妻子、儿女呢!所以,就得到大家的爱戴和拥护,大家都齐心协力地帮助主人,奉养他们的双亲。正因为这样,所以父母在世的时候,能够过着安乐宁静的生活;父母去世以后,灵魂能够安享祭奠。正因为如此,所以天下和和平平,没有风雨、水旱之类的天灾,也没有反叛、暴乱之类的人祸。圣明的帝王以孝道治理天下,就会出现这样的太平盛世。《诗经》里说:‘天子有伟大的道德和品行,四方之国无不仰慕归顺。’”

【评析】孝治,论明王以孝道治理天下,就能使“天下和平,灾害不生,祸乱不作”。后代夸大“孝治”功能,说“天子孝,天龙负图,地龟出书,妖孽消灭,景云出游”(《太平御览》卷四一一引《孝经左契》),已是谶纬家的荒诞之言了。

圣治章第九【原文】曾子曰:“敢①问圣人之德,无以加于孝乎?”子曰:“天地之性②,人为贵。人之行,莫大于孝。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③,则周公其人也④。昔者,周公郊祀后稷⑤以配天,宗祀文王⑥于明堂。以配上帝。是以四海之内,各以其职⑦来祭。夫圣人之德,又何以加于孝乎?故亲生之膝下⑧,以养父母日严⑨。圣人因严以教敬⑩,因亲以教爱。圣人之教,不肃而成,其政不严而治,其所因者本也。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义也。父母生之,续莫大焉。君亲临之,厚莫重焉。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以顺则逆,民无则焉。不在于善,而皆在于凶德,虽得之,君子不贵也。君子则不然,言思可道,行思可乐,德义可尊,作事可法,容止可观,进退可度,以临其民。是以其民畏而爱之,则而象之。故能成其德教,而行其政令。《诗》云:‘淑人君子,其仪不忒。’”

【注释】①敢:谦词,有冒昧的意思。②性:指性命,生灵,生物。敦煌遗书伯3382此句作“天地之性,人最为贵”。孔传:“言天地之间,含气之类,人最其贵者也。”③配天:根据周代礼制,每年冬至要在国都郊外祭天,并附带祭祀父祖先辈,这就叫做以父配天之礼。配,祭祀时在主要祭祀对象之外,附带祭祀其他对象,称为“配祀”或“配享”。④则周公其人也:以父配天之礼,由周公始定。周公,姓姬,名旦,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⑤郊祀:古代帝王每年冬至时在国都郊外建圜丘作为祭坛,祭祀天帝。后稷:名弃,为周人始祖。⑥宗祀:即聚宗族而祭。宗,宗族。文王:姓姬名昌,商时为西伯,据说能行仁义,礼贤者,敬老慈少,从而使国家逐渐强大,为日后武王灭商奠定了基础。⑦职:职位。这是说海内诸侯,各按职位,进贡财物特产,趋走服务,帮助完成祭祀典礼。⑧故亲生之膝下:这是说子女对父母的亲爱之心在幼年时期即自然天成。⑨日严:日益尊敬。⑩因严以教敬:孔传:“言其不失于人情也。其因有尊严父母之心,而教以爱敬;所以爱敬之道成,因本有自然之心也。”这是说圣人以人的自然天性中的尊父之心为凭依,加以教育培养,使之升华为理性的“敬”。续:指继先传后。这是说父母生下儿子了,使儿子得以继承父母,如此连续不绝,这是人伦关系中最为重要的。君亲临之,厚莫重焉:是说父亲对儿子,具有国君与父亲的双重意义的身份,既有君王的尊严,又有为父的亲情,既有君臣之义,又有天性之恩,在人伦关系中,厚重莫过于此。悖(bèi)德:违背常识的道理、道德。悖,违背,违反。刘炫《孝经述议》残卷:“世人之道,必先亲后疏,重近轻远,不能爱敬其亲而能爱敬他人,自古以来恐无此。”以顺则逆:是“以之顺天下则逆”的省略,是说,如果用“悖德”和“悖礼”来教化人民,治理人民,就会把一切都弄颠倒。民无则焉:人民无所适从,没有可以效法的。不贵:即鄙视,厌恶。贵,重视,赞赏。“是以”二句:敬畏君王的威严,爱戴君王的美德,以君王为楷模,仿效他。“淑人”二句:语出《诗经·曹风·鸤鸠》。淑,美好,善良。仪,仪表,仪容。忒,差错。

【译文】曾子说:“请允许我冒昧地提个问题,圣人的德行中,难道就没有比孝行更为重要的吗?”孔子说:“天地之间的万物生灵,只有人最为尊贵。人的各种品行中,没有比孝行更加伟大的了。孝行之中,没有比尊敬父亲更加重要的了。对父亲的尊敬,没有比在祭天时以父祖先辈配祀更加重要的了。祭天时以父祖先辈配祀,始于周公。从前,成王年幼,周公摄政,周公在国都郊外圜丘上祭天时,以周族的始祖后稷配祀天帝;在聚族进行明堂祭祀时,以父亲文王配祀上帝。

所以,四海之内各地的诸侯都恪尽职守,贡纳各地的特产,协助天子祭祀先王。圣人的德行,又还有哪一种能比孝行更为重要的呢?子女对父母的亲爱姨母养育之心,产生于幼年时期;待到长大成人,奉养父母,便日益懂得了对父母的尊敬。圣人根据子女对父母的尊崇的天性,引导他们敬父母;根据子女对父母的亲近的天性,教导他们爱父母。

圣人教化人民,不需要采取严厉的手段就能获得成功;他对人民的统治,不需要采用严厉的办法就能管理得很好。这正是由于他能根据人的本性,以孝道去引导人民。父子之间的关系,体现了人类天生的本性,同时也体现了君臣关系的义理。父母生下儿子,使儿子得以上继祖宗,下续子孙,这就是父母对子女的最大恩情。父亲对于儿子,兼具君王和父亲的双重身份,既有为父的亲情,又有为君的尊严,父子关系的厚重,没有任何关系能够超过。

如果做儿子的不爱自己的双亲而去爱其他什么别的人,这就叫做违背道德;如果做儿子的不尊敬自己的双亲而去尊敬其他什么别的人,这就叫做违背礼法。如果有人用违背道德和违背礼法去教化人民,让人民顺从,那就会是非颠倒;人民将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效法什么。如果不能用善行带头行孝,教化天下,而用违背道德的手段统治天下,虽然也有可能一时得志,君子也鄙夷不屑,不会赞赏。

君子就不是那样的,他们说话,要考虑说的话能得到人民的支持,被人民称道;他们做事,要考虑行为举动能使人民高兴;他们的道德和品行,要考虑能受到人民的尊敬;他们从事制作或建造,要考虑能成为人民的典范;他们的仪态容貌,要考虑得到人民的称赞;他们的动静进退,要考虑合乎规矩法度。如果君王能够像这样来统领人民,管理人民,那么人民就会敬畏他,爱戴他;就会以他为榜样,仿效他,学习他。因此,就能够顺利地推行道德教育,使政令顺畅地得到贯彻执行。《诗经》里说:‘善人君子,最讲礼仪;容貌举止,毫无差池。’”

【评析】圣治,圣人之治,即圣人对天下的治理。此处所说的明堂祭祀制度,与其他儒家经典不全相合,在各朝制定礼仪制度时或依据《孝经》之说,如晋武帝太康十年(289年)就颁诏按《孝经》制定祭祀天地及配祀制度(《宋书·礼志》三)。《孝经》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纪孝行章第十【原文】子曰:“孝子之事亲也,居则致①其敬,养则致其乐②,病则致其忧③,丧④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⑤,五者备矣,然后能事亲。事亲者,居上不骄,为下不乱,在丑⑥不争。居上而骄则亡,为下而乱则刑,在丑而争则兵。三者不除,虽日用三牲⑦之养,犹为不孝也⑧。”

【注释】①居:平日家居。致:尽。孔传:“谓虔恭朝夕,尽其欢爱。”②养:奉养,赡养。乐:欢乐。孔传:“和颜说(悦)色,致养父母。”郑注:“若进饮食之时,怡颜悦色。”③致其忧:充分地表现出忧伤焦虑的心情。孔传:“父母有疾,忧心惨悴,卜祷尝药,食从病者,衣冠不解,行不正履,所谓致其忧也。”郑注:“若亲之有疾,则冠者不栉,怒不至詈,尽其忧谨之心。”④丧:指父母去世,办理丧事的时候。孔传:“亲既终没,思慕号眺,斩衰(穿着丧服)歠粥,卜兆祖葬,所谓致其哀也。”⑤祭则致其严:《礼记·祭义》说,祭祀时事死如生,“入室,僾然(微微)必有见乎其位;周还出户,肃然必有闻乎其容声;出户而听,忾然必有闻乎其叹息之声”。⑥在丑:指处于低贱地位的人。丑,众,卑贱之人。⑦三牲:牛、羊、豕。旧俗一牛、一羊、一豕称为“太牢”,是最高等级的宴会或祭祀的标准。说每天杀牛、羊、豕三牲来奉养父母,这是极而言之的说法。⑧犹为不孝也:如果不能去除前面所说的三种行为:“居上而骄”、“为下而乱”、“在丑而争”,那么都将造成生命危险,使父母忧虑担心,因此,这样的人就不能算作孝子。

【译文】孔子说:“孝子奉事双亲,日常家居,要充分地表达出对父母的恭敬;供奉饮食,要充分地表达出照顾父母的快乐;父母生病时,要充分地表达出对父母健康的忧虑关切;父母去世时,要充分地表达出悲伤哀痛;祭祀的时候,要充分地表达出敬仰肃穆,这五个方面都能做齐全了,才算是能奉事双亲尽孝道。奉事双亲,身居高位,不骄傲恣肆;为人臣下,不犯上作乱;地位卑贱,不相互争斗。身居高位而骄傲恣肆,就会灭亡;为人臣下而犯上作乱,就会受到刑戮;地位卑贱而争斗不休,就会动用兵器,相互残杀。如果这三种行为不能去除,虽然天天用备有牛、羊、猪三牲的美味佳肴奉养双亲,那也不能算是行孝啊!”

【评析】纪孝行,记录孝行的内容,即孝子在侍奉双亲时应当做到的具体事项,此处强调孝子的道德与品行方面的表现,比吃饱吃好的“三牲之养”更为重要,反映了儒家对思想精神的重视。

喜欢请点关注,

免责声明:文章素材和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同时文章仅代表本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霸气句子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pos.com/weimeijuzi/1556.html

霸气句子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