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句子 /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花冠病毒》是预言,亦或是纪实?(人类终极一战)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花冠病毒》是预言,亦或是纪实?(人类终极一战)

195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尔贝·加缪的代表作《鼠疫》里有这…

195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尔贝·加缪的代表作《鼠疫》里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人能在鼠疫和生活的赌博中所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花冠病毒》是预言,亦或是纪实?(人类终极一战)

2003年3月,SARS病毒从广东开始爆发,至北京成为疫情的中心。为了铭记那段艰苦的历程,毕淑敏受中国作家协会派遣,深入北京抗击非典的一线采访。厚积薄发8年之后,有了这部《花冠病毒》。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花冠病毒》是预言,亦或是纪实?(人类终极一战)

毕淑敏在本书中说:"我相信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必将多次交锋,谁胜谁负,尚是未知之数。"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花冠病毒》是预言,亦或是纪实?(人类终极一战)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现实比艺术更残酷。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花冠病毒》是预言,亦或是纪实?(人类终极一战)

2020年初春的这场疫情,正是人类与病毒的又一次激战。我们从2003年的那场战役中吸取到了什么教训?又记住了什么?《花冠病毒》是对SARS-CoV-2的预言,还是对2020年疫情的纪实?或许可以从这本书中找到答案。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花冠病毒》是预言,亦或是纪实?(人类终极一战)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花冠病毒》是预言,亦或是纪实?(人类终极一战)

1、人心的花冠病毒比自然界中的花冠病毒更可怕空荡荡的城市、封闭的居民小区、严阵以待的社区服务人员、无法开学的"神兽"、肉眼看不到但是传染性很强的病毒……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花冠病毒》是预言,亦或是纪实?(人类终极一战)

这是2020年我们每个人所经历的极其难忘的春节,这一切都是源于可怕的新型冠状病毒。每天人们的心情都随着疫情的发展而起伏着。

195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尔贝·加缪的代表作《鼠疫》里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人能在鼠疫和生活的赌博中所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

而这样的记忆我已经经历了两次。

2003年的时候,我在北京刚参加工作半年,春节过后正常的生活、工作,日子是那么平静。模模糊糊听说似乎有非典型性肺炎这回事,但是总觉得非常遥远。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形势一下子变得极为紧张,北京校园全部封闭,公交车上的乘客寥寥无几,单位严格禁止外来人员进入,我们宿舍小区内每户轮流值班,严控外部人员进入。

为缓解职工们的心理压力,调节单调乏味的生活,单位有时候会放一些疫情知识讲座和心理学调节课程。记得其中提到了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他有一句话非常有哲理性,"微生物也有活着的权利,人类不是要寻求方法如何消灭它,而是如何与之和谐共处。"。

无独有偶,今年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毕淑敏非常火的一本书,《花冠病毒》中的詹婉英也提到了类似的观点,"本来是一种在黑暗中自得其乐的生灵,现在,完全不是它们自己的原因,家园被击穿了,只有不耐烦地走到了人间,它们逃逸出来,依照本能开始繁衍。它们和我们发生了惨烈的战争。"

人啊,只有尊重生命,敬畏自然,才能够实现自然生态的平衡,否则,自然界会一次又一次惩罚那些无知的人。

《鼠疫》、《花冠病毒》、《传染病》、《流感》、《血疫》……当把这一部部反映传染病疫情的名著、影视剧看完的时候,那可怕的故事与记忆中的现实情形相对比,你会发现,你亲身经历的一切都会在这里找到答案。

尤其是《花冠病毒》,因为是中国作家写的,又是发生在未来华夏大地的事情,会让人更加的有代入感。

作为国内的首部心理能量小说,故事主要表现出不同的人们在面对危难时所展现出的无奈与悲伤,同时在绝境中所迸发出的强大与坚韧。而这一切,都是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大多数人所亲身经历的。

《花冠病毒》已经超越了单纯灾难小说的范畴,从不同的维度更加深入地关注生命,关注生死,关注人性等不同的问题,最终实现心理能量的转化。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现实比艺术更残酷。我们从2003年的那场战役中吸取到了什么教训?又记住了什么?《花冠病毒》是对SARS-CoV-2的预言,还是对2020年疫情的纪实?或许可以从这本书中找到答案。

毕淑敏将人性的幽暗之处,喻为"人心的花冠病毒",最可怕的并不是自然界中的花冠病毒,而是人心的花冠病毒。

2、中国第一部心理能量小说,让你心向阳光"我在阿里时,已深知生命太脆弱。我要把生命过得有意思,让自己快乐,希望也能帮助别人。但凡我写出的或未写的,肯定与生命相关。我无法不尊重生命。"毕淑敏如是说。

战士、医生、心理咨询师、作家,相信没有多少人可以像是毕淑敏一样在短短的一生中能够有如此丰富的经历。

年青时在西藏所经历的困苦,当医生时面对濒死者那对生命渴望的眼神,做心理咨询师时面对无法安放的灵魂,这一切都凝聚成了毕淑敏人生的结晶。11年的高原当兵经历和22年当医生的经历,使她看到过太多的死亡和痛苦,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因而对生命就格外珍惜,对人们就怀有仁慈的厚爱。

今年的疫情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大部分城市进入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状态。大家自我居家隔离,惯常的生活节奏一下子被打乱,让许多人无法适从。

加之对新冠病毒的恐惧,每天不断新增病例数字的冲击,不少人经常会疑神疑鬼,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被感染上了病毒?就像是某个网友说的:"每天清晨起床,都要咽咽吐沫,试试嗓子疼不疼,摸摸脑袋发不发烧,一切正常才会放下高悬的心。"这简直就是我每天清晨的写照。

在这种状况下,保持良好的心态无疑是极为重要的。负面的情绪会经常让人处于恐惧、焦虑、哀伤的状态之中不能自拔,长久下去机体就会出现各类的问题。

在精神分析心理中,弗洛伊德认为人的生命力体现在"生的本能",这种本能的力量可以用能量的模型来研究,也就是心理能量。

毕淑敏在谈到心理能量小说《花冠病毒》时,是这样解释的,"人的身体在遭受非凡打击的时候,例如本小说中所出现的被某种陌生病毒所袭击,没有特效药,心理能量就是我们所能依傍的强大生力军。平日我们常说,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本。这个"内因",我觉得就是指的心理能量。"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心理能量或许就可以看做对生命的渴望,对战胜病毒的坚定,对医护人员的信心。

现在疫情已经在好转,每天的确诊病例都在逐渐减少,说明广大医护人员前期的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要做好情绪转化,把消极情绪转化为乐观情绪,迎接对新冠病毒战役胜利的那一天。

这是最近网上被刷屏的一张照片,87岁的患者与20岁的医护人员在去检查的路上,欣赏久违了的落日,看到之后让人泪目。

这位老爷爷虽然身处重症病区,依然心向阳光。我们所有的人如果有这种良好的心态,何愁不能战胜病毒呢?

这也就是毕淑敏创作心理能量小说《花冠病毒》的初衷吧。

3 、领会死亡,才能有对死亡的畏:毕淑敏的生死观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上,对于"死亡"这个字眼都是比较忌讳的。

在生命的历程中,虽然人们不可避免地要走向这一步,但是谁也不愿意早早接触它,对于"死亡"的存在总是有意无意地忽略,这成为了令人恐惧的一个词,同时也充满了神秘。

但是在今年春节前后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却见证了太多的生死。每天疫情通报上面那冷冰冰的黑色数字背后,是一个个生离死别的家庭,是痛苦不堪的亲人。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件事,一个是豆瓣网友小杭,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母离自己而去。"前几天妈妈丢了,爸爸,今天早晨我也把你弄丢了……"。还有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以身殉职后,他的妻子边哭边紧跟在运送遗体的车后嘶喊,直到车子驶出医院。看到这里,我实在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正如海德格尔死亡禁忌的揭示:"死亡作为临终的时刻逆转过来规定了我们对全部或整体生存结构的理解。如此领会死亡,才能有对死亡的畏"。

在《花冠病毒》中,当女主人公罗纬芝被于增风的遗物感染上花冠病毒后,她是万念俱灰。

"没有然后了。她再也见不到母亲,再也见不到阳光,再也不能读书和敲击电脑……原以为很漫长很长久的人生戛然而止!……罗纬芝空洞的眼光一一扫视207,四壁落净,人生惨淡。"

罗纬芝在恐惧与害怕着死亡的临近,虽然她还在希望奇迹降临,但是实际上对于恐怖病毒的惧怕已经把她给压垮了。

如果说罗纬芝是年轻女孩子,对死亡极为恐惧很好理解,那么身为防疫总指挥,对病毒了如指掌的袁再春知道自己身感花冠病毒后的反应,就可以说是纯粹的人生本能了。

袁再春"身体无可比拟的坠重,思维却未有过的轻松。这是不是灵魂出窍前的征兆?他不知道。……对自己的病况,袁再春深思熟虑的结果是,决定什么都不说,坚持到最后一分钟。……不查,就是未知。并不是欺骗,只是疏忽。"

处于袁再春总指挥这个位置,身体状况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整个防疫系统的事情,他已经身不由己。

另外,受中国传统儒学的影响,人们往往忽视死亡本身与过程,更多的看重死亡的意义与价值。就像是毕淑敏曾经在《预约死亡》说得那样"我们这个民族不喜欢谈论普通人的死亡。我们崇尚的是壮烈的死,惨烈的死,贞洁的死,苦难的死,我们蔑视平平常常的死。"

对袁再春来说,平平常常的死是没有意义的,意味着投降。"我喜欢在处方笺的末尾处,用花体签上我的名字。那是对死神下的一张宣战书……如果我失去了这种权力,我不知道我将如何继续我的人生。所以,我要在这一切还没有被发现没有被证实的时候,为自己下一张最后的处方。"

当晚,袁再春死于心内出血。只有罗纬芝知道,其实袁再春是心理衰竭了,身体,情绪的所有能量已经耗尽,他已经存了必死的心理,这样保全了一世英名,也承担了自己作为总指挥相应的责任。

死亡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是人类永远无法逃避的事实。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非常阶段,我们每个人都有充足的时间去思索,人生的意义与死亡的关系。

生命是短暂的,而死亡则是永恒的。

能够战胜疫情,能够安然无恙地度过这个困难时期,我们是幸运的。在今后,或许我们应该思考,是不是更要珍视生命,关爱生命,好好地对待身边的每一位亲人、朋友,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这样才不枉在人世间走过一回。

4、高尚、善良、博爱:寻觅真、善、美的高尚灵魂毕淑敏自己认为她是一个"对人有兴趣"的人。就像是她自己所说,"这个世界上,有3门以人为研究对象的学问–医学、文学、心理学,蒙命运垂青,我一一涉足。"

或许是医生的经历,让毕淑敏看到太多人世间的生死与痛苦,因此更能感受到生命的珍贵,对世人怀有更多的怜悯之心。这些思想在她的作品中表现得十分明显,在字里行间能够感受到她在医学、心理学、文学三个不同的角度去观察人,去研究人性,彰显出对生命的热爱。

毕淑敏的许多作品中,都有着拥有美好品质的女主角形象,像是《红处方》中的简方宁,《拯救乳房》中的程远青,《生生不已》中的乔先竹,都有一颗高尚、善良、博爱的心,或许这是毕淑敏想要表达的理想女性的形象,也是她自己的人生理想与目标。

在《花冠病毒》中,女主人公罗纬芝受到上级委托,参加一个特别采访团去一线部门工作。但是她的母亲身患癌症,家里离不开人,生怕这一走就是天人两隔。

关键时候罗纬芝的妈妈劝导她要坚守自己的职责,不需要顾忌母亲的身体,还是要以大局为重,让罗纬芝最终决定去参加特别采访团。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毕淑敏在不同的小说里面都表达过对男女平等的观点,在《花冠病毒》中也不例外。"罗纬芝知道了将和自己共同奋斗的人员的名单,的确都是男性……她排在最后,在七位男士之后。只要有男女一起出现的场合,女子总是排在后面的。"

这也体现了出毕淑敏对于男女平等思想的重视,另外也体现出她自己作为女性的一种自信、自尊,表达了对理想人生境界的期待。

尤其是当陈宇雄变相地扣押住罗纬芝的时候,全然不顾罗纬芝已经为他的孙子输了几百毫升血,试图继续抽她的血液来救治儿媳妇苏雅。罗纬芝知道这些情况吗?她知道,甚至在李元的帮助下已经逃跑到花园里面,可是考虑到苏雅的病情,她毅然决然地决定留下。

罗纬芝轻轻握住他(李元)的手说:"我走了,苏雅就真的没救了,留下也为了帮她。而且,我相信他们也不能真的要了我的命,不会竭泽而渔。我如果走了,这边误了他们母子,那边给你带来无尽的繁难。何苦呢?"

在整部书中,罗纬芝始终坚持着对真、善、美理想人性的寻觅和呼唤,引导和启迪着人们改进和完善自身的人性,使得周围的人能够将自身人格修炼得更加完美。

如果说罗纬芝从最初参加采访团的犹豫,到最后能够为她人的安危不顾惜自己的生命,能够看出来从一名普通人到伟大人格的转变,那书中另外一名女性詹婉英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了。

"詹婉英转过身,轻轻握住罗纬芝的手说:"小罗姑娘,我知道你复仇心切,但是,病毒是无知无觉的,人类袭扰了它们的生存之地,那不是它们的错。……对这样历史悠久的生物,我们要致以尊崇与敬意。请站在病毒的角度想一想,它们是多么无辜。……它们逃逸出来,依照本能开始繁衍。它们和我们发生了惨烈的战争。李元就是这场战争中殉难的勇士,我们会永远悼念他。""

有点太过于理想主义化了,对儿子李元的离去能够如此冷静,如此的淡然,反而让人觉得不够真实。相比之下,更喜欢罗纬芝,有血有肉,有情有爱,更像是你我身边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符号。

不知何时开始,当代的国人中普遍对信仰并没有那么重视了,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缺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花冠病毒》不仅仅讲述的是病毒,在抗击疫情中的那些人,那些道理,才是作者更想表达的。毕淑敏期待信仰的回归,只有回归信仰,重塑信仰,才能给予人类精神支柱,让责任、义务、使命感更多地融入我们的生命。

6、疫情之下世间百态:发掘人性的美好,无情解剖人性的弱点在毕淑敏的作品中,医生可以说是一个独特的符号,她将自己医者救死扶伤的情怀,与作家那广阔的人文关怀视野结合起来,探索人生的价值与意义,从关注生命、关注社会的角度去阐述人生,既有对美好与善良人性的追寻,也有对人类心灵中的弱点与原罪的抨击。

在今年的疫情中,我们见识到了太多让人感动的事情。

84岁的钟南山院士,73岁的李兰娟院士,义无反顾冲锋在第一线;

各省市为治疗患者,逆行前往武汉支援的医护人员达到40000余人;

雷神山、火神山医院需要人手,众多外地的建筑工前来帮助施工;

湖北缺少物资、蔬菜,各省许多司机不计得失,不畏生死,为湖北送去大量的物资;

各级公务人员、警务工作者、社区工作者、快递小哥……所有的这些人,共同为我们整个集体的平安做到了他们能够做到的一切。

但是,在这同时,也发生了许多让人非常愤慨的事情,高价倒卖口罩发国难财,在上报个人事项时弄虚作假,以及还有很多很多让网友们奋起而攻之的事情,人性的丑恶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刻展现无疑。

而这些在《花冠病毒》中也是展现无遗。

李元,没有医生的身份,没有职业的约束,可是他为研制花冠病毒疫苗想尽了办法,操碎了心。最终在指导使用疫苗的过程中,李元(其实是他双胞胎弟弟)为了帮助小女孩吸痰而不幸感染去世;

相比之下,郝辙身为特别采访队的一员,心中想的却全都是钱。他收买酒窖的工作人员进入酒窖偷盗病毒植株,他打晕罗纬芝,抽取她的血清,卖给外国集团,赚取黑心钱,良心、道义,在他的心中是不存在的;

在抢救陈宇雄的孙子陈天果时,需要用到罗纬芝的血液。这时候他们是怎么做的呢?"随着血液不断地抽出,罗纬芝快速衰竭。她饱经病毒茶毒的身体,加上天灾人祸的消磨,再也无法支撑这凶猛的索取。人们都在紧张地操作着,观察着陈天果的反应,没有人注意到罗纬芝的状况。"在这之后,陈宇雄更是下了一道命令,罗纬芝不能走。美其名日和苏雅做个伴儿,实则是想利用罗纬芝的鲜血继续救苏雅,没有人在乎罗纬芝的生命安危。

看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了余华的《活着》中的某些情节,真是不寒而栗。幸好花冠病毒疫苗"白娘子"起了作用,幸好苏雅知恩图报,坚持不用罗纬芝的血液,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情真是不知道。

书中这些人的灵魂孰高尚孰低劣,一目了然。

而这,也是毕淑敏写作的特点,她善于以敏锐的目光去洞察复杂多变的现实生活和不同人的内心世界,也不回避书写那些丑恶、黑暗、丑陋的那一面,并予以大胆的批判。

"生活本身是善恶不分的,但文学家是有善恶的,胸膛里该跳动着温暖的良心。"

毕淑敏用自己的笔,实践了她曾经说过的话。

7、春天来了,美好亦会随之而来

"也许泪水流尽

土壤更加肥沃

也许我们歌唱太阳

也被太阳歌唱着

也许肩上越是沉重

信念越是巍峨

也许为一切苦难疾呼

对个人的不幸只好沉默

也许

由于不可抗拒的召唤

我们没有其他选择。"

这是舒婷的《也许》,抗击疫情的时候,她将这首诗献给了敬爱的医护人员们。

"文学艺术是作用于人的灵肉的,是作家与读者的一种心灵对话。"文学家们的善良都是相通的,毕淑敏与舒婷等作家一样,她们在追求高尚、独立、纯洁的人文品格和博爱、正直、善良的人格魅力。

《花冠病毒》中,于增风的遗书通过一系列的短词描绘了人类与病毒之间的关系。

"我们。流淌。明亮。泛滥。新家。繁衍。扩散。噬咬。溃烂。排泄。呕吐。燃烧。斑斓。腐朽。死亡。飞扬。沾染。落户。

狙击。惊愕。哆嗦。交战。无能。再战。再胜。再生。欢宴。魔鬼。飘逸。漂移。泛滥。

再见再会再来……"

期待着,我们期待着,不远的将来,病毒走了。

春天已然来临,夏天还会远吗?希望美好亦会随之而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霸气句子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pos.com/weimeijuzi/1620.html

霸气句子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